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2018-11-06 01:04:57
草海群峰《牛栏江纪行》网页截图。

不得不提起刘群峰,刘靖林,史峰等好些应该载入史册的“小报记者”!不得不提起他们!因为没有他们当年青春的冲动,就没有今天的“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夜郎一哥”所关注的《牛栏江纪行》,很本分。

   “汉源僰根”,人类历史上生态文明中央中心长江、黄河流域!世界东方最早从国家层面开发,与西方世界进行交流的生态经济特区——中国乌蒙连片贫困区。

        他们,一群生态先行的中国记者,一开始就给自称“竹王转世要做生态无冕之王”的“夜郎一哥”看到一棵韧性的“稻草”:做记者,大路边的“果子”,早就被人摘走了。

      “呕嘿嘿!” 牛栏江边的那哭声音,恍若那《益那悲歌》。

牛栏江,一定潜藏着这本书的秘密。

 

       一棵“稻草”牵出一个神秘古国:牛栏江以东的云南省昭通市大部县区、贵州威宁、赫章、七星关区及纳雍县的大部分乡镇。

        过去,“纳、威、赫,去不得!”今天,“纳、威、赫,了不得!”     “呕嘿嘿!牛栏江!

         “呕嘿嘿!”领头走进牛栏江的刘群峰和刘靖林!

           “呕嘿嘿!”傻乎乎宣称要“竹王生态转世的无冕之王”的夜郎一哥,是谁,让你们前赴后继,走进牛栏江?

         是那位神秘无比的夜郎竹妃吗?千古“巴符关”学术沉霾上空,是谁看到竹索桥晃晃悠悠?

          俱往矣!南夷清梦,夜郎魂。

       中国贵州毕节,曾因生态恶劣、人口膨胀而陷入“越贫越垦,越垦越贫”的恶性循环,被联合国有关机构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

“提起威宁,人们很自然就联想到草海,然而还有一些比草海更为神秘和更具有诱惑力的东西,埋没于雄浑苍莽的乌蒙山里,这就是几条沉沉地划开云贵两省的界河:属于珠江水系的可渡河,属于长江水系的洛泽河和惟一号称江的牛栏江。”1991年,是中国贵州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成立后进入第三周年,时《毕节报》青年记者刘群峰和其同事刘靖林,一起进行徒步采访《牛栏江纪行》。作为云贵两省界河,牛栏江多年来人迹罕至,资料匮乏,不为人知。正因如此,才成了人们心中的神秘地域。

它甚至躲过了地理学家徐霞客的眼睛。

埋没于雄浑苍莽的乌蒙山里,比草海更为神秘和更具有诱惑力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个时候,距离2000年贵州赫章可乐考古发掘取得重大发现还有9年。

          距离2005年威宁中水考古发掘14年。 摸一摸江水,感到有血的成分,虽是其时不禁感慨而作《牛栏江》诗:“孽隐深山岁万千,横断乌蒙奈何天。曲尾伸头霸云贵,囊收泪血作歌喧。”

          那时,眼光深邃的刘群峰先生无论怎样去想,也还想不起“夜郎”这两个字。及至2002年后,已是《毕节日报》总编辑的他派出的几拨记者再访牛栏江,也还是只闻涛声,不见夜郎。

         关于牛栏江,应出自西方人之口的“东方最神秘峡谷”,几十年来,它,甚至躲过了“草海群峰”先生及其所有前后来踏访牛栏江的新闻记者和专家学者的眼睛。

       如果不是在如牛栏江的“浪渣”般漂流的夜郎文化碎片中,找到南夷故道,那它就是一个恒古不得翻身的夜郎魂。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牛栏江。刘世艳 摄

天地为栏,楞眉竖眼,撞破牛栏,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给人们留下震撼和惊悸的牛栏江啊!它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江啊?千百年来,这个流域的人们总是望着这条白白地流走的江发愁,一首首民谣透出种种无奈与苦涩。

     “呕嘿嘿,我的儿呀”,千古悲声惊醒了历史文化星空中沉睡的夜郎竹王多同!南夷竹王这一梦,转眼就是两千年!

      大江大水,筰马高天,大僰竹妃今安在?

它与南、北盘江一起,同出于云南曲靖的马雄山麓,“一水滴三江”. 它实在太蛮荒味了。云贵两省“死角”威宁大鸦,既是著名的“威宁黄梨”的故乡,也是有名的连片贫困区,比“上庙拼低保的夜郎一哥”还贫困。江上悬着令人胆寒的溜索桥,大雾会在15分钟内模糊了江水,又会在15分钟内让江水重现;江边一座山上有很大的癞蛤蟆,据说一见人就呼地立起来;据说人们住的房子里面一半是岩洞,为的是躲避山上滚下来的巨石;据说仙人掌长成林,上面结仙人桃,很好吃……据说江边的老蛇的头有海碗的碗口那么大·····

一条梦一般的江啊!

看来,是到了为它揭去面纱的时候了。

《牛栏江纪行》,说它是中国新闻策划史上揭开人类生态文明中央的中心长江黄河流域千古神秘面纱的最早的一棵“稻草”,一点都不过分!

       夜郎,方可致大,及至今天,夜郎一哥都还不得不借用当年草海群峰先生的文字,来描述牛栏江之于中国大江大河,或中国大江大河之于牛栏江,那种涌过中国人心底的强大分量!

牛栏江再生橘。李飞琴供图

牛栏江,奔涌在中国人血液里的一条大江!神秘的夜郎大河。

 

         遗憾的是,起初他对牛栏江抓阄上学进行的走访,请原谅,并没有半点诗情画意!

        其实“夜郎一哥”“也还是很本分的啊!2013年,他安排好后事,踏访东方最神奇峡谷牛栏江”。

也只有很本分的人,这么多年了,才不敢忘记“草海群峰”先生那些牛栏江边野火般燃烧的文字:

       野场坝告别了偏僻,逐步发展成集交通要塞与经济窗口于一身的威宁西大门。云贵两省边界的农副产品在此集散。一座大黑山,使人联想到山的象形文字被猛然放大后的效果。过去的黑石头,的确是以林木的繁茂著称的。风魔雨兽,塑造出大大小小的沟壑,鼓鼓囊囊的沙滩。

      在那里,树砍光了,只有烧草,烧农作物秸秆。一眼就能望见江水,但又连年干旱。对此,我们不得不担心:长此以往,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恐怕只能是壮观而又凶险的泥石流,以及成片赤裸裸的“黑石头”。很抱歉,这并无半点诗意和浪漫!高差近千米的山下一河流如蛇般蜿蜒穿梭于两脉大山之间,黄黄的水铺成一条金带——

噫,牛栏江,黄牛样的颜色。

一眼可望的距离,到岸边却还须弯弯拐拐的走上十多里路。呈椅子形的山高耸,顶圆而尖,锥形。椅弯平缓处有一村落。两岸云贵人家为世世代代的古久姻亲。河沿边坚硬的玄武岩已被斧砍般整齐地深削,真不亏了牛栏江水的千万年功夫。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青年刘群峰和其同事刘靖林(右),摘自《牛栏江纪行》

 

        岸边仙人掌成林生长,高过人头,家种的在屋前房后,野生的在峭险的岩石上巍巍而立,颇具风度。仙人掌可开花结果,果名仙桃,皮上依旧长刺,内肉可食,糖质含量极高·····牛栏江在云南巧家县和金阳县交界的对坪子街一带流入金沙江,入口处的江中有一巨石,形状神似水牛,无尾,占河宽三分之一左右。据说水涨多高也不能淹没它,只可从左右而过,因此得名。 牛栏江水险而凶,发怒时比平常水面要升涨丈余。很少有可以行船的地段,不可灌溉,更难修建什么水利工程。

        牛栏江水滚滚而去,两岸的土地和土地上的人们却只有望江兴叹,在严重的旱灾困扰中挣扎,一年一年又一年。而且,一座座剽悍的壮山被搜刮得皮包骨头,多少生灵被其囫囵而吞。牛栏江这威武的“妖魔”,制造了贫穷和苦难。横看顺看,我们都无法寻找出哪怕就一点点可为其而歌的地方。

         黄。一点黄。一团黄。然后才是一条黄。这是距牛栏江越来越近的感觉。两岸的山懒懒地向下延伸,让出一道峡谷。刀劈斧凿似的悬下去的地方,显露出那很够刺激的水色。一头猛牛。坠在天边的积雨云格外厚重,轻荡于远山的雾气又显得相当悠远。云贵两省群山的风格在这里几乎没有半点区别,只是共同守护着峡谷里的那份幽深莫测。眼睁睁地抵达远古,或者步入天的尽头,去欣赏一种残酷的美。

         呀,牛栏江!  

         待到离它一公里左右,那片平静的黄终于正式蠕动起来;再近些,水声也开始咆哮了,那是一种闷雷似的声音,缓缓地、低沉地,然而又是势不可挡地逼来,似乎连脚下都能感受到轻微的颤动。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牛栏江。夜郎一哥 摄

 

进入江边,天已窄得仅能容纳一枚夕阳,让那万般寂寞的余晖,涂上岸边光秃秃的悬崖。虽说并非寸草不生,但岩石间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些看起来有点凶神恶煞的仙人掌了,这家伙竟然能长在那样不可思议的去处!

房屋般大小的石头,横七竖八地卧在水边,任那不尽的浪涛你推我搡地匆匆北去。

大地平静得只剩一条江和它的歌唱。田都躲起来,惟见一道道山梁,对着浑浊的牛栏江“埋头长饮”。在一个大峡谷里行走,心是格外纯净的,恍如进入历史的断层,与高原作无声的交谈,听它讲述那些早已漠化的故事和岁月。

      头上是狭长的天,脚底是迅疾的莽流,两岸的石岩孤独而默然,任阳光千年百年幽幽辐射……一切都像是对于地老天荒的某种注释。

      单从地图上的比例尺来计算,牛栏江作为界河的地段也就是75公里,流经威宁自治县3个区的8个乡。可一到实地才叫大开眼界:路比河床要曲折得多,何况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可以说,在江边走15公里,要用上平常走30公里的功夫来。

        天晓得过去那些背铅驮盐的路是怎样走出来的!不过在有的盐道上还能依稀看出錾子凿过的痕迹,这大约就是惟一的见证。在古和今之间,历史本身也是一座桥,人类一辈接着一辈的走。这种鲜为人知的桥就是牛栏江上的溜索桥。

“儿呀,呕嘿嘿……”空旷的幽谷,一位母亲的嚎啕声透天入地——

“呕嘿嘿……”这声音就空空旷旷地回荡了上百年。

       如今溜索仍作为两岸人们必不可少的交通要道而存在,它作为历史古证物的同时,也延续着艰辛的历史。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摘自《牛栏江纪行》

  溜索桥,原以为这是牛栏江特产。但北盘江、澜沧江、怒江等处皆有。

       野火起,要命的牛栏江,一切都给人以熊熊燃烧的幻觉。牛栏江,一条用那些人世间的美好,包括爱情,来加以想象,在令人胆寒的溜索桥烧出来的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的大江。

       那些苞谷地尽管砌了上百道石埂,依然被水冲得七零八落,人和大自然的搏斗竟这般惨烈!

       在这里,你会真正叹服水的力量,是它将高原和古朴厚重的日子切割得这般支离破碎。

       大鸦有名的手扒岩。人世间以手扒岩作为地名的地方不少,但恐怕都不及此处正宗。那岩非要走近才能亲见,有一步是鬼门关;它突前至半空(注意:下面是滔滔江水),上下都用錾子凿了眼,过时手要抓牢,并脱去鞋,将脚拇指抠紧(注意:脚的后掌依然悬空)。然后什么也别想、别看,收紧肚皮,使之慢慢绕过凸起的石头,便过去了。手扒岩下,若逢牛栏江的枯水季节,还会露出一系列天然石磴,磴与磴之间刚好一大步的距离,过江时每一步都不能出半点差错,否则就会酿成“千古恨”。有民谣为证:“过了手扒岩,当得过了望乡台。岩羊过路拴脚马,麂子过路穿草鞋,黄莺过路要闪翅。”中间一条路,又要经过擦耳岩,那岩的擦耳程度,是连戴草帽都要偏着头的。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摘自《牛栏江纪行》

       路毫不夸张的直下直上,而且仅能容得一只脚。抬起头,天只有簸箕一般大小。路,小河和它两岸的山岩之险,仿佛全由一个个惊叹号组合而成。只记得有许多不毛之地,裸露得像和尚的头,山水年复一年的冲击,那突兀的坚硬的额头也无可奈何地容忍了千沟万壑的存在。岩石的常常不经意的活动,不知酿成了多少悲哀。

阿弥陀佛在半山腰里张罗开了生意,人们年年岁岁都非常虔诚地下跪,向这个同可击人至死的石头构成完全相同的“圣物”求取安宁。

      在大自然隐秘的拐角,山外的风吹不到,人们各自感觉到艰难或感觉不到艰难地走着自己的人生。人们走过这里,却走不出一种困惑……就地形地貌而言,整个大鸦都是“半岛”,因为它处于腻书河与牛栏江交汇的三角地带。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呀!牛栏江!摘自《牛栏江纪行》

      牛栏江,大鸦,斗古、黑多,急需一种“补品”,那就是“文化”。人穷志不穷。穷则思变。贫穷一旦同惰性结合起来,就显得根深蒂固而不可动摇了。

     从马路小河的法那卡山起到吉戛梁子,马摆大山等比较显眼的“巨物”模模糊糊的横亘于视野的边际。

      “黑佐”——一个汗味与诗味交织的让人听起来都感到疲惫的地名。以烟堆山和立火杆命名的地方都是以前的里程碑,古时三里三为一个烟堆山,要几个烟堆山(具体几个老人已记不清楚)才立一根火杆……

古地名确有很深的学问。牛栏江以其颇深的城府,容纳着自己的秘密和隐私,有的美丽,有的痛楚,或于灵气楚楚的高峰峡谷,或于荒凉冷浸的秃头脑包,都能令人惊叹。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劣质文化基因遭曝光 野牛撞破千古牛栏

牛栏江,沉睡千古的“夜郎竹王”。刘世艳 摄

 

     在牛栏江, 要同白蚂蚁伴生的鸡宗菌,据“草海群峰”当年的记载说,沿岸好多地方都适合生长。还有再生橘——真是奇怪之至了,其中的奥妙恐怕要菌类学家才知晓。说竹荪是真菌之王,主要是其形漂亮,若论其味,应该当数牛栏江鸡宗吧!

       真该死!从云南的黄梨树划船下来,只能到往下不远的三道拐。

        也就是说,这一带已算牛栏江上少有的航道了,而三道拐以下,几乎全是禁区(除黑佐江能划上几下而外)。就算通航,也仅是小木船。纤夫们在这里喊起号子来,肯定特别的惊心动魄!一到三道拐,江水就变得曲曲折折了。据说还有逆流;看着是往前,其实是往后,要是下水的人不知此情,准会弄昏了头。又说,这边的人是从不敢让牛下水的,缘为牛一下水,就游不回来,只能倾斜着往下浪去,最后干脆游过对岸进入云南境内去了,大家只能望牛“兴叹”。

       话说这么多年了,如何才能揭开夜郎神秘面纱,人们都只能望牛“兴叹”。

       呕嘿嘿呀!牛栏江!呕嘿嘿!苦命的夜郎竹王,苦命的夜郎竹妃。

       安排好后事,挖掘“汉源僰根”,揭开夜郎神秘面纱,若非刘群峰、刘靖林、史峰、李才武、史红云等中国记者先后踏入这片神秘地域,若非“竹王生态转世”开启没有介绍信的夜郎一哥早年脆弱如塑料大棚之智,横断乌蒙的云贵界河牛栏江牵系的古夜郎,则如夜郎竹妃的深锁历史文化星空,如何搏得千古后益那红颜欢笑?

     牛栏江,涌过中国人心底的一种分量!

■僰人多同孙

人类社会要进步发展,离不开三大规律:人类进化规律、自然规律、科学规律。这三个规律与家喻户晓的汉语成语“夜郎自大、黔馿技穷”有关系吗?有,不但有,“夜郎一哥”从这两个成语的来源入手,运用其精准定义的人类“文化”之义: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加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解其文化基因发现,不符合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中所包含的自然规律、科学规律两项的“夜郎自大、黔馿技穷”,其文化基因却恰好证实:中华民族永远雄立世界东方。

中国记者史峰:赫章可否更名夜郎县

“华夏第一圣泉”——贵州韭菜坪竹根水掌门人夜郎小阿哥姚宇近日谈及人们对纯净水与纯天然山泉水的认识时,举了几个人类历史上关于文化和“愚蠢文化”的事例,最显著的几个事件,其一是西方的“唐吉柯德大战风车”,其二是东方的千古竹王奇冤(《益那悲歌》)背后被一群“伪文化”的人脑洞大开进而“创作”出“夜郎自大、黔馿技穷”,这其中,最后我们发现,真正悲哀的不是“夜郎自大”的古代夜郎竹王多同,反倒是历史上那群“愚蠢文化”的“中原骑士”用其奇葩文化,做到与堂吉诃德东西合壁,自此载入“人类文化的愚蠢史”,被永远钉在人类生态文明进程的耻辱柱上。

中国记者李才武:夜郎文化品牌潜藏巨大价值。

人类社会要进步发展,离不开三大规律:人类进化规律、自然规律、科学规律。先举一个西方“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故事:

堂吉诃德遇见郊野里西班牙农民借用风力推转石磨,磨麦子和饲料的三、四十架风车。堂吉诃德却把它当作三、四十个巨人,把风车的翅翼看成是巨人的胳膊,要向前厮杀。尽管桑丘大喊这是风车,要阻挡他,但堂吉诃德脑子里装满了妖魔鬼怪一类的东西,连理也不理。他向第一架风车扑去,用长枪刺进了风车的翅翼。刚好这时起了一阵风,那风车把他的长枪折做了几段,堂吉诃德连人带马都被摔了出去。亏得桑丘上来搀扶,他才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当天,他们在林子里度过了倒霉了一夜。

中国记者李才武:赫章可否举办樱桃节。

《唐·吉诃德》是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于1605年和1615年分两部分岀版的反骑士小说。故事发生时,骑士早已绝迹一个多世纪,但主角阿隆索·吉哈诺(唐·吉诃德原名)却因为沉迷于骑士小说,时常幻想自己是个中世纪骑士,进而自封为“唐·吉诃德·德·拉曼恰”(德·拉曼恰地区的守护者),拉着邻居桑丘·潘沙做自己的仆人,“行侠仗义”、游走天下,作出了种种与时代相悖、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结果四处碰壁。但最终从梦幻中苏醒过来。回到家乡后死去。文学评论家都称《唐·吉诃德》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

在世界东方,家喻户晓的汉语成语“夜郎自大”,比喻骄傲无知的肤浅自负或自大行为。首先,从提高地方知名度来说,口碑不好的“恶名”“夜郎自大”,恰好给需要全域发展的贵州做了一个天大的广告的同时,蒙冤千古的夜郎竹王的后裔夜郎一哥不服输,饮韭菜坪竹根水,吃夜郎髦牛,自小听夜郎筰马哀鸣,在贵山贵水的滋养下同样“长养才武”的深石山区中农民出身的“夜郎一哥”,通过文字的精准辩析,找到公元前135年汉武大帝派出的汉使,第一次是唐蒙在蜀贾带路之下,带着一万多人运送物资,经重庆、四川,一路用竹搭桥过关山大河,进入夜郎,收唐蒙财物并接受唐蒙封给其儿子县令官职,然后夜郎旁小邑均贪汉之缯帛,故而南夷有灭族之祸,益那悲歌。夜郎与汉武合作,开通到南疆的商贸之路,但却有忘国之祸在其后,这就是夜郎竹王的生态智慧链思维出了问题,只看到第一棋局,却没看到第二第三棋局。

中国记者李才武:让“自然”战胜自然。

关于唐蒙进入夜郎,《史记——西南夷列传》原文记载: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柯,牂柯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蒙乃上书说上曰:“南越王黄屋左纛,地东西万余里,名为外臣,实一州主也。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强,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余县,属蜀。

奇葩的是,千古以来,多少砖家,都把《史记——西南夷列传》中那句:“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拉牛扯马地理解为汉使与滇王对话后,汉使又到了夜郎,夜郎竹王又提出了同一问题。进而到了清朝,有“小的们”偏要笔下生花弄出个无中生有的“夜郎自大”,以使古僰贵州、夜郎竹妃永世不得翻身!

国际时报转载文章截图。

那些“小的们”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千年之后,为贵山贵水品质所“长养才武”的夜郎一哥,从时间上再次拿准铁证,唐蒙进入夜郎之后,时隔13年,公元前122年,汉使王然于等人才入滇,听那个因道路及耳目闭塞,还在自以为是一州之主的滇王尝羌前后两次发问:汉孰与我大?夜郎孰与我大?“滇小邑”很厚道,以今天看,叫“民风古朴”。

刘伯温曾经预言:“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在昔日“苦甲天下”的夜郎道赫章,出了个“疯子和傻子夜郎一哥”。2002年下半年开始,“夜郎一哥”开始“鬼不由”了,成天不干正事去找钱,而是游山玩水摸电脑做梦都想要揭秘夜郎魂。

夜郎一哥的人生故事,可以写成如下这段“夜郎竹王千古生态转世的惊古神话” : 南越造反,关夜郎鸟事?公元前112年,汉武大帝的八校尉在且兰古国和头兰古国攻城略地,南越后背无靠之下,夜郎竹王多同被迫进京受夜郎王印,不想却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因取唐蒙厚财且为儿谋令官,大意失夜郎从而误国害民的夜郎竹王多同与夜郎竹妃双双被玉皇罚跪于南天门外反省。竹王竹妃魂魄归天后,两千多年来,人世间,益那一片悲歌,牛栏江边的妇女发出“呕嘿嘿,我的儿呀”的声音,竹王既去,夜郎竹国的子民们一代代传下“打开青山苦竹林,世上无穷人”的谜语。

竹王身后两千年,在人间,“小的们”不断搞事,羞辱大僰子孙。

转眼两千年过去,玉皇圣喻,夜郎竹王多同跪罚时间已到,当思己过,令竹王戴罪立功返救故国万民,生态转世,以求天造人化、桃李天下。多同心焦,乘黑云哀告无极圣母(玉皇之母)指点迷津以救其民。表示此去定当育化民风,诚心改过,永世不贪外人钱财、不贪高官显位。无极圣母折一李枝在其手心划字:天造人化、桃李天下、无冕之王!后退于云宵。

多同领天命下凡,回想圣母以李枝在自己手心划字“天造人化、桃李天下、无冕之王”,曾为竹溪所“长养才武”于人世的多同想,莫非圣母是提示自己在桃与李这两个字中找到安身之所。细细想来“桃”字虽好,回想两千年前自己已离难南夷,告别竹妃,无保万民,也算逃脱,当时情景,真乃王者逃(桃)之夭夭,未能保国安民。再说天上已有王母娘娘的蟠桃,那就选个“李”字来造化天下吧。多同魂魄下凡回到夜郎,心想过去是常规思路,吃了大亏,国破家亡,此番一定转折思维,重新当家做人,重在生态经济共享,就在一段河水竟是自东向西流的地方,寻一屋檐有燕窝的李姓穷苦农家,投胎转世。公元前1971年11月31日,在一个寒冷无比也没电灯的凌晨,一个夜郎后裔出世了,小孩祖母当年57岁,为他取名“李才武”,大家闺秀浑身书香下嫁寒门的陈氏良云老人为她爱孙取意:李氏门风善智、长养才武!

 

夜郎竹王就在此时附神于这个夜郎后裔身上!才武的祖母陈氏良云老人见其出世,竟忘记家道贫寒,又唱又乐!

       任陈氏良云老人怎么也想不到,多年后,这个孙儿,竟农门一跳,做了一个“生态夜郎无冕之王”,心系苍生饱暖。

话说这个“生态夜郎无冕之王”李才武出世后,据说一直很憨,也很“傻”,在钱财上,也极为手散。小时吃黄包谷饭,其弟实在吃不起了,求告其母说肚子痛。而他却还在憨憨地吃。自小,才武家有姐弟五人,自幼无不饱受贫困之苦。然严实善智的李氏门风,在祖母陈氏良云老人熏陶之下,姐弟五人长大成人,无不为国效力。可惜才武一人精怪,命运多舛,性格无人能改。

及至才武长大成人,其长兄才华带其到毕节上学,不想其初恋一城市刘姓文弱女子。该女系女中才子,偏喜“傻子”文笔,非此“傻子”不嫁,后竟幽幽怨怨魂归阴司地府。“傻子”此后竟因此段孽缘,学不成果。然而其从小为夜郎故里贵山贵水“长养才武”,后竟娶一美妻发奋发家,成一方富豪。2002年5月底,才武以农民身份,考入毕节日报社做了一名吃笔杆子饭的记者。不想天命使然,竹王暗中发力,2008年突然倾家荡产娇妻飞。自此,“傻子”命定“上庙拼低保”,经受人间寒凉。演绎出一段今古神话传说的现实版南夷《益那悲歌》。贫苦出忠良,夜郎方致大!2012年起,“傻子”含泪再度出山,策划服务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中国大河风暴——长江纪行、黄河纪行》,开始在夜郎故国《发现乌江》。

夜郎竹王魂生态转世要做生态无冕之王,其魂归于人间47年后,从贵州赫章野马川农民中走出的中国记者李才武从《史记——西南夷列传》原文记载文字,不断找出铁的证据,用韭菜坪竹根水,一洗夜郎古国千古沉冤!

《史记——西南夷列传》原文记载:及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有利无害。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至滇,滇王尝羌乃留,为求道西十余辈。岁余,皆闭昆明,莫能通身毒国。

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使者还,因盛言滇大国,足是亲附。天子注意焉。

元狩元年,为公元前122年。建元六年,为公元前135年。两个年头相差13个年头整!“夜郎自大”,可见,自古以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接下来看,百度百科显示:

黔驴技穷是一个成语,读音是qián lǘ jì qióng,比喻有限的一点本领也已经用完了,出自唐·柳宗元的《三戒·黔之驴》。

黔:今贵州省一带;技:技能;穷:尽。比喻有限的一点本领也已经用完了。【引申】:黔:今贵州省一带;驴:一种家畜;技:技能;穷:缺乏。

选自《柳宗元集》(中华书局1979年版)卷一九的《黔之驴》: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㘎,断其喉,尽其肉,乃去。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夜郎一哥”精读这段文言文,作出白话翻译:黔地没有驴,有好事的人用船运到黔地,运到后发现在这里没啥用(山高水深流急,不比平原之地),就放在山下吃草。黔地的虎(黔虎)看到了,看它身体庞大,以为是什么神物,就躲在丛林里面偷看。黔虎然后慢慢地小心谨慎的偷偷接近驴,黔虎够小心谨慎地观察了很长时间,还是不知这馿是啥神物。突然有一天,馿突然叫了起来,黔虎闻声很害怕,跑得远远的,以为馿要吃自己,感到恐惧。然而往来观察,感觉馿并没有啥特殊的本领。这样等习惯听到馿的叫声后,黔虎又在馿前前后后转悠,但还是不敢于去搏斗。等到虎渐渐地接近馿,态度亲近而不庄重(敬畏),虎对驴碰撞倚靠,驴非常愤怒,就用脚踢黔虎,黔虎因此在心里暗自高兴,原来馿只不过就只这个踢的本领,就吼叫着跳跃过去,咬断馿的喉咙,吃完馿的肉,然后回身走开!

唉呀!外运至黔的馿外形庞大好像有德行,声音洪亮好像有能耐,黔虎当初因为看不出驴的本领,黔虎即使凶猛,但因为多疑、畏惧,终究不敢猎取驴子 。如今像驴这样的下场,可悲啊!

从唐蒙入夜郎的时间上看,从夜郎竹王接受唐蒙财物及其子封官的情形看,时间相差13年的“滇邑问大”,被后世“小的们”指为“夜郎自大”,真真千古奇冤!而为柳宗元所记载“黔无馿,有好事者船载以入。后结局为黔虎发现这外地来的馿无啥本事,就吼叫着跳跃过去,咬断馿的喉咙,吃完馿的肉”,故事中,馿乃黔外之馿,怎能称作“黔之馿”呢?再则,故事中记载的是外地运至黔地,因技穷而最终死于黔虎之口,足见黔虎观察了解这个馿的过程符合自然规律,黔虎的思维符合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这时的表现是理性的,黔虎最终就战胜了技穷的“黔外来馿”。相反,“黔外来馿”这时的表现是绝不理性的,它与虎斗,不了解虎之凶猛,最终“愚蠢至死!”

所以,千古以来,有“小的们”总在“愚蠢至死!”把“黔外之馿”的愚蠢,硬是要强加给贵州,视贵州无一能人,然僰大根深,2017年来,大僰夜郎突然山洪来袭,精英文化智慧的大水冲毁了“巴符关” ,现出了唐蒙身后的竹索桥 。 “夜郎自大”与《史记》记载的“滇邑问大”,风、马、牛不相干,可以断定,“小的们”后来在黄泉路上和十八层地狱中,只能一路上遭受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不断掌嘴。看你牛!

夜郎一哥说,“小的们”千年来弄出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从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这一自然属性,及其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看,既不符合人类进化规律、自然规律、科学规律。其思维公式中的生态智慧的链节也发生了断裂,故而“小的们”弄巧成拙,竟TMD上千年来为贵州打了源源不断的广告!你想想看,在央视打1千年的广告,那可是贵州的财力乃至西南三省的财力都无力去支撑的!

这也难怪“小的们”嘛,大智慧在民间,他们深知“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所以说啊,兴许当初是哪个“小的”,有大智慧,看到西南丝绸之路没落于心不忍,为了提示贵州人,就让这家喻户晓的成语,作为贵州的历史记忆也不一定!相反啊,夜郎故国属地老百姓千年传下的“打开青山苦竹林,世上无穷人!”知道的人却很少!更不用说知名度了!所以,虽然“夜郎自大”虽是骂名,但其家喻户晓的知名度,为了发展旅游,到处都去争。其中的道理是什么?你懂的。

看来,“夜郎一哥”为了有个知名度,也要争个骂名!骂的人越多,笑话的人越多,夜郎才能至大!“夜郎一哥是个疯子,是个傻子”!

近代以来,仅有几百年工业文明历史,持重在于坚船利炮的西方文化及其基因“船载以入”,与有着几千年生态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玩起百年时间的“文明的冲突”,从未想对中华民族停止“益狎,荡倚冲冒”。西方文化这个“黔外来馿”虽好踢,如我们刚刚的故事所说。但“黔外来馿”在中华厚重的几千年生态文明决定的中华文化基因持重的天人合一、天造人化面前,没啥用处,我们不用学黔虎之初“ 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用“夜郎生态无冕之王”精准定义的人类“文化”之义,去量度东西方文化的基因的质量,就可断言,西方工业文明虽在表面上看是庞然大物也,以为神。但却不堪潜藏于中华生态文明中的“黔虎”咬喉之一击。更不用说已经创新了的中华文化,更加使得“黔虎”的力量巨大无比,超过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时代!

称“夜郎竹王转世做生态无冕之王”的夜郎一哥说,我们是夜郎后裔,我们是炎黄子孙,是有民族尊严的自信的中国人,敬畏中华生态文明,永远记住毛主席说过的那句话: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今天,揭开夜郎神秘面纱,寻找到“汉源僰根”,中国长江、黄河流域,这个人类文明中央的中心,就拨开千古沉霾和浪渣,喷僰而出!夜郎故国,中国第一个国家层面开发的中国生态文明与西方世界交流对接的生态特区,在牛栏江与乌江源沉睡千年后,这头与中华汉唐盛世血脉相承的“黔虎”已经醒来!

“夜郎竹王千古复出生态转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符合人类发展规律的“巧合”。每一个不忘国耻,心中有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人,心里都装满着党和人民的利益,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尊严,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生态转世的夜郎竹王”,都是威力无比的智慧“黔虎”!这就是中国力量!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都是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我们是,中国人!揭秘夜郎7年来,牛栏江的水,它的吼声,从不停息,漫过我的梦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