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2018年11月17日 来源: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以生态智慧记载中华历史的巨匠司马迁。摘自网络


■僰仁筰蚂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千古巨著《史记》,传承了中华数千年文明史。写作笔法如尘霞似雾霾,山环水曲的《史记》之《西南夷列传》青辉闪闪,身后,千古以来,苦了不少文人学士,自那个写了《水经注》的郦道元开始,不少人拜倒在“巴符关”下。上下三百年,如流星般在历史文化星空中逝去的“夜郎”何处寻?

人固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于泰山。只有亲临其境,方能感同身受,感知司马迁“被夜郎”之后身心之巨大痛楚,进而万世景仰伟大的司马迁!

        西汉史学家司马迁,著有《史记》,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其成就为中国数千年的历史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当初司马迁却被具有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处以宫刑,这是为什么?

李陵,飞将军李广的孙子,西汉著名的将领。人生转折,风云变幻。李陵兵败被俘,没料想司马迁为其说情,遭汉武帝处罚。

         司马迁也曾风光。公元前99年(天汉二年) 47岁的司马迁升为太史令。同年三月,司马迁随汉武帝至河东,祭祀后土。
 

天汉二年十一月,武帝发兵讨伐匈奴,后李陵战败被匈奴俘虏,司马迁替李陵讲公道话,而被捕入狱,判死刑,公元前98年(天汉三年),李陵被灭族。 司马迁为著作史记而忍辱苟活,“自请”宫刑。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司马迁受宫刑,“被夜郎”后,在狱中坚持学习。摘自网络

李陵远征匈奴,兵败被俘,投降敌军,汉武帝因此大发雷霆。司马迁非一介武夫,觉得李陵这么做是有他的道理的,便杖义直言为李陵辩护:“陵事亲孝,与士信,常奋不顾身以殉国家之急。其素所畜积也,有国士之风。今举事一不成,全躯保妻子之臣随而媒蘖其短,诚可痛也!且陵提步卒不满五千,深輮戎马之地,抑数万之师,虏救死扶伤不暇,悉举引弓之民共攻围之。转斗千里,矢尽道穷,士张空弮,冒白刃,北首争死敌,得人之死力,虽古名将不过也。身虽陷败,然其所摧败亦足暴于天下。之不死,宜欲得当以报汉也。”大体意思就是说李陵当时只率领了不到五千士兵深入匈奴,孤军奋战,挡住了匈奴数万之众,杀伤了许多敌人,立下了赫赫战功。并且在没有救兵、弓箭尽失、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仍然奋勇杀敌,就是古代的名将也不过如此。虽然最后还是失败了,但他杀敌之多,也足以显赫于天下了。之所以没有选择自杀,而是投降了匈奴,一定是想寻找更好的机会再报答汉室。

司马迁进言过程中应有着些许对此次远征的决策的讽刺的意味。武帝正在气头上,将司马迁收入大牢。

一波未平,一浪又起,司马迁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接下来,有谣言说李陵归顺匈奴后率军攻打过汉朝,武帝震怒,杀了李陵全家,判处司马迁死刑。 汉武帝认为司马迁为李陵辩护,是讽刺战败而归的李广利没有尽到责任,下令把司马迁打入了大牢。

当时司马迁可以选择交赎金五十万两来免除死刑,但他没钱,朝野上下也没人敢替他赎身。看来社会历来都是很现实的啊,墙倒众人推。但司马迁想完成《史记》,所以选择当时第二种免除死罪的方法:接受莫大的耻辱的“宫刑”。

 图片摘自网络

司马迁在牢狱中受到了各种折磨,但始终没有屈服,认为自己说的并没有错。他认为人总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如泰山!”,但就这样死了毫无意义可言,所以他在忍受苦痛折磨中选择了“腐刑”,这才有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千古巨著《史记》传承中华数千年文明史。

 图片摘自网络

汉武帝当了五十多年的皇帝,对外开疆拓土,对内解决诸侯王势力,因而大汉鼎盛,其功绩、名气可与秦始皇媲美,后人通常称此二帝为秦皇汉武。但其毕竟“略输文采”。汉武连年采取军事行动,西域各国无不臣服,但“穷兵黩武”,晚年听信小人谗言,造成无法挽回的“巫蛊之祸”。

      在那段狱中写史的暗淡无光的岁月里,无从看到人生的希望。司马迁坚持不懈创作《史记》,成了一位没日没夜地在青灯下发奋著史的“夜郎”。

古来圣贤皆寂寞,周文王、屈原等人也曾落魄,司马迁没有自暴自弃,他战胜了自己,身残志坚,在狱中创作鸿篇巨作《史记》。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司马迁“被夜郎”后的痛苦情景。摘自网络

司马迁祖上多出史学家,其父司马谈,官至太史令,负责在宫中编纂史书。司马迁从小阅读大量典籍名著,年轻时就喜欢到处旅游,在真山真水中收集资料,开阔眼界,曾跟随汉武帝到各地巡游。年青时曾受其父指派游历过西南地区的大僰山水,可以说他所到过的云贵川一带,其生态山曲水环,深入其脑海。公元前112年,南越反,液那竹王多同进京(长安。今西安),司马迁亲自见历这段过程。液那竹王多同“受夜郎王印”,做了汉武帝的御前“议郎”(汉朝的一种官职,进出宫庭大门需要主管官员“批条”,也叫“山郎”。)。液那竹王多同从地位显赫的王候,从此步入黑暗无际的后半生的人生旅途,恰若“山里郎”黑夜行路的情景,不知何时走到尽头。公元前111年,司马迁随军征讨西南夷,亲眼所见液那国亡国后各族百姓处于兵荒马乱中“呕嘿嘿”的惨景。故而,亡国之君,失主之族国,尽皆益那悲歌,沧桑变迁为“夜郎”。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汉武帝与司马迁的最后一次谈话。摘自网络

司马谈去世后,司马迁子承父业,进宫做了太史令。有时间和机会查阅皇宫图书馆里的书籍,其中很多典籍是他从未见过的,司马迁如饥似渴地从书中汲取知识,利用超强的记忆力,几乎一目十行,将大量的知识储存在脑海之中。

为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千古巨著《史记》,能够传承中华数千年文明史,他在写作中有感而发,因巨大痛苦和折磨而生大智,液那这个他亲眼见历的西南生态重国之灭亡,教训深刻,发人深思。

       司马迁必须保证《史记——西南夷列传》流传下来,以警示华夏子孙,西南夷的真山真水,启迪了他的灵感,进而在创作中迸发出巨大的生态智慧。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2012年来,农民出身的中国记者李才武就做这个事。李才武 摄

可以说,首先是液那竹王和液那故国在公元前112年“被夜郎”,其次是公元前99年(天汉二年) 十一月,时47岁的司马迁升为太史令后因直言获罪入狱,司马迁也“被夜郎”。这激发了他的灵感,液那竹王和液那故国在中国历史上首次被他记作“夜郎”。

历史总是有些巧合。公元2017年下半年,在液那故国属地贵州赫章,野马川农民出身的中国记者李才武时年47岁,终于读懂了迷烟生嶂,疑雾丛生的《史记——西南夷列传》,揭开了司马迁笔下的“夜郎”之秘。

     “有趣”的是,农民记者李才武自小为贵山贵水的贵州韭菜坪竹根水所“长养才武”,自小生活在液那故国流传下来的真山真水(当地人所称的“穷山恶水”)的贵州赫章,从2012年底,因家庭重大变迁,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从当年的“老板”到墙倒众人踏吃尽人生苦头的现实中的“穷鬼,”他也“被夜郎”。从2012年底以来,不断精研《史记——西南夷列传》,流转贵州屋脊大僰山水,对当地民族生产生活进行不断的观察思考,用真山真水揭开了司马迁笔下的“夜郎”之秘,反过来又用司马迁笔下的“夜郎”之秘,揭开液那故国今乌蒙连片贫困区真山真水之秘:“汉源僰根”,世界东方最早由国家层面进行开发建设的生态文明先行区。上下五千年,中国长江、黄河流域,是人类文明中央中心。而地处长江流域与珠江源的液那古国属地,就是世界东方最早由国家层面进行开发建设的生态文明先行区。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彝文古文献。况华斌 摄

更为“有趣”的是,真山真水与《史记——西南夷列传》互为印证,从西南丝绸之路、考古发掘成果、彝文古籍记载、民族风情、山水人文等,农民记者李才武不断受到启发后脑洞大开,探秘有史记载以来一直被“概念化”表述的人类“文化”之义,最后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和技巧,加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

揭开“夜郎” 神秘面纱,追回生态液那,真山真水的乌蒙连片贫困区,从此千古逆袭,液那致大!

       农民记者李才武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和技巧,加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将造福全世界人民,潜藏于中国大江大河流域的中华精英文化智慧,让人震憾!

人生的苦难,有时会造就出神话。不断追求美好生活,“天造人化、天人合一”是人类的理想。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中国记者《发现乌江》。李时清 摄

回头看看司马迁的结局:太始元年,汉武帝大赦天下,司马迁因此得以释放,为了补偿司马迁,汉武帝任命他为中书令。

九年后,汉武帝病重,即将走到人生的尽头,而司马迁的《史记》也已经完成,且被汉武帝一字不落的阅览。以汉武之雄才大略,难道“看不懂”司马迁所著的《西南夷列传》,看不懂“夜郎王印”指“液那竹王”的归宿“议郎(山郎)”?

汉武帝在宫中单独召见司马迁,两人进行了很久的谈话,这也是汉武帝与司马迁最后一次对话。

汉武帝谈到《史记》中的内容,里面有不少批评他的话,但并没有责怪司马迁,也没有让其删减,可见其到晚年胸怀之宽广。当谈论到处死钩弋夫人一事时,汉武帝问司马迁有何看法,司马迁很诚实,直接说自己不太明白。随后,汉武帝说了“子弱母壮,必乱天下”八个字,司马迁听后哑口无言。司马迁不理解汉武帝,其他大臣也不理解,但之后近两千年发生的一些事,证明了汉武帝超前的眼光。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敢判断,汉武大帝品尝过液那核桃。李栋 摄

这也就是说,一字不落的阅览《史记》的汉武帝,毫无例外地看到了液那古国如何在司马迁笔下变成神秘“夜郎”: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北至楪榆,名为嶲、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自嶲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筰都最大。自筰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駹最大。其俗或土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

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柯,牂柯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蒙乃上书说上曰:“南越王黄屋左纛,地东西万余里,名为外臣,实一州主也。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强,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余县,属蜀。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彝文古籍记载的液哪源: 液那竹根水,今贵州韭菜坪竹根水。李才武 摄

及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有利无害。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至滇,滇王尝羌乃留,为求道西十余辈。岁余,皆闭昆明,莫能通身毒国。

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使者还,因盛言滇大国,足是亲附。天子注意焉。

及至南越反,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且兰君恐远行,旁国虏其老弱,乃与其众反,杀使者及犍为太守。汉乃发巴蜀罪人尝击南越者八校尉击破之。会越已破,汉八校尉不下,即引兵还,行诛头兰。头兰,常隔滇道者也。已平头兰,遂平南夷为牂柯郡。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夜郎遂入朝。上以为夜郎王。

南越破后,及汉诛且兰、邛君,并杀筰侯,冉、駹皆振恐,请臣置吏。乃以邛都为越巂郡,筰都为沈犁郡,冉、駹为汶山郡,广汉西白马为武都郡。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液那故国风光,世界唯一韭菜花海。况华斌 摄

上使王然于以越破及诛南夷兵威风喻滇王入朝。滇王者,其众数万人,其旁东北有劳、靡莫,皆同姓相扶,未肯听。劳、靡莫数侵犯使者吏卒。元封二年,天子发巴蜀兵击灭劳、靡莫,以兵临滇。滇王始首善。以故弗诛。滇王离难西南夷,举国降,请置吏入朝。于是以为益州郡,赐滇王王印,复长其民。

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受王印。滇小邑,最宠焉。

太史公曰:“楚之先岂有天禄哉?在周为文王师,封楚。及周之衰,地称五千里。秦灭诸侯,唯楚苗裔尚有滇王。汉诛西南夷,国多灭矣,唯滇复为宠王。然南夷之端,见枸酱番禺,大夏杖邛竹。西夷后揃,剽分二方,卒为七郡。

节选以上文字,精读《史记——西南夷列传》,看一遍,就能流一回眼泪。再来看看以下这些关键词: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诚以汉之强,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

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至滇,滇王尝羌乃留。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彝文古籍,况华斌 摄

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夜郎遂入朝。上以为夜郎王。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受王印。滇小邑,最宠焉。滇王始首善。以故弗诛。滇王离难西南夷,举国降,请置吏入朝。

前世之不忘,后事之师。液那这个山水竹国灭国过程,当我们破解“夜郎”之秘后,痛乎,悲乎?《史记成书》,汉武帝一字不落的阅览《史记》,并没有责怪司马迁,也没有让司马迁删减,明明汉武帝看到了“上以为夜郎王”是出自他手的“天下最大忽悠”,液那竹王多同被他安排做了御前“议郎”,但汉武分明考量到当初汉使唐蒙在公元前135年厚赐液那竹王多同(贪财,平日食枸酱享乐),多同使其子为令(任人唯亲)、液那旁小邑皆贪汉缯帛(群贪群腐)、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目光短浅), 液那竹王多同一开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与汉王朝离心离德、胆小怕事),夜郎遂入朝(贪生怕死)。这么一个从当初液那之水“长养了才武”但后来堕落到贪污腐败目光短浅,贪图享乐败送了其故国大好河山前程的亡国之君,最后还准备依托南越与朝廷对抗阳奉阴违,最后又贪生怕死(无情无义)丢下牂牁江畔的十万精兵的“山郎”,汉武帝给了多同一颗“夜郎王印”,让其活在世间丢人现眼如陷长夜后半生一直到死,司马迁以其鬼才,竟将液那这个山水竹国灭国过程作了巧妙记载,非明眼人难于看出,故而司马之诡才,汉武在看稿之时的会意,乃天作之合,留下“夜郎”千古之秘,这为华夏后世破解这一大秘密后,真山真水的液那古国千古复出,创造了先天历史条件!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液那土特产:大僰黑山羊。刘世艳 摄

汉语成语“夜郎自大”家喻户晓,起因来自于“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恃贪之逆气,漫以河伯为尊”。这段话出自清·蒲松龄《聊斋志异·绛妃》)。 只有明白“夜郎”灭亡之因,才能明白蒲松龄原来是说:开着炮车飞快的跑,变的夜郎自大。自恃有贪狼的霸气,就不尊重河伯。其实蒲松龄是在鬼怪故事中骂那开着炮车飞快的跑的妖魔必死(像千年前遭已灭国的“夜郎”),还恃有贪狼的霸气,做不尊重河伯(中国)的事。蒲松龄生活的时代,谁胆敢侵犯我中国?谁开着炮车飞快的跑?了解一下中国近代史,你懂的!叫“八国联军”。

“夜郎”之名,首见司马迁著《史记——西南夷列传》。“夜郎国”被中原政权记述的历史,大致起于战国,至西汉成帝和平年间,前后约300年。“夜郎”是少数民族先民建立的西南地区最大的一个国家液那。战国以前,“夜郎”这个“国名”无汉文献可考。但彝文古籍却记载了液那古国,也称“液哪气”。

侍郎,官名。汉代郎官的一种,本为宫廷的近侍。郎官是古代官名,古代盖为议郎、中郎、侍郎、郎中等官员的统称。战国始有,本为君主侍从之官。《史记·袁盎晁错列传》等有相关记载。

秦、汉,郎官属郎中令(汉武帝改为光禄勋),员额不定,最多时达五千人,有议郎、中郎、侍郎、郎中四等。以守卫门户,出充车骑为主要职责,亦随时备帝王顾问差遣。初以任子(因父兄功绩得保任授官者)、赀选(以有相当财产得任官资格者)为充任,汉武帝听从董仲舒建议,始使郡国每年保荐孝廉为郎中。两汉郎官常有出任地方长吏的机会,时人视为出仕的重要途径。东汉以尚书台为政务中枢,分曹(相当于后世的部和司)设尚书郎。郎官遂从侍从官变为各行政部门长官,不再隶属光禄勋。此外,汉代郎官亦称山郎。除议郎外,郎官均须执戟宿卫殿门,号为轮流当值,其实非出钱送礼,取得文书,不能出外。时人以山为财用所出,号郎官为“山郎”。故豪富之郎常出游戏,贫者终年不得休假。后杨恽为中郎将,乃罢山郎之弊。(见《汉书·杨恽传》及张晏注)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液那古国的彝族火把节。  李才武 摄

      “夜郎”的国境和族属问题,多年来学术界从没有停息过争议。但近年来彝文古藉的翻译出版和贵州境内的出土文物,为“夜郎”族属夷淡说,提供了新的论据。

据《彝族源流》记载《液哪源》说武英氏后裔的一支“液哪气“”即“夜郎”的泽音。泽文称“武英同时出现,武英同时形成,武贾为液那之先,液那是武英氏裔,液那竹子孙,液那发祥于水,泰液水为液那根”。其早期的谱系是“哭雅蒙一代,蒙雅液二代,液那朵三代,液那朵时代,称液那勾纪,代表天掌权,代地守基业,液那是天地之子,兴起君长制,液那主一方”。

相关文章
  •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乌蒙磅礴司马迁铁笔铸史山曲水环 液那故国青灯下“被夜郎”

    以生态智慧记载中华历史的巨匠司马迁。摘自网络■僰仁筰蚂“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千古巨著《史记》,传承了中华数千年文明史。写作笔法如尘霞似雾霾,山环水曲的《史记》之《西南夷列传》青辉闪闪,身后,千古以来,苦了不少文人学士...

  • 热忱公益二十载,巨桑家居彰显企业担当
    热忱公益二十载,巨桑家居彰显企业担当

    砥砺奋进,与善同行巨桑家居创始人杨以勇来自江西玉山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对于农村贫困有着深刻的体会,穷过的杨以勇更懂穷人的苦。在面临绝境时,一份温暖的资助就能让路平坦些,让学习快乐些,让希望更多些。因为理解,所以懂得。杨以勇就是要做一个...

  • 咬定青山不放松——记爱心企业家梁荣尧
    咬定青山不放松——记爱心企业家梁荣尧

    新时代名家:梁荣尧 新时代名家梁荣尧与他的家人 新时代名家梁荣尧与慕名来宾交流 ...

  • 打破生活壁垒,配套太齐全!新世界云逸要做广州楼市的“哆啦A梦”
    打破生活壁垒,配套太齐全!新世界云逸要做广州楼市的“哆啦A梦”

    “我做过最正确的事情之一,就是在2006年买了房,而且买在岭南新世界”。很多年以后,80后白领叶洛(化名)仍感庆幸。十多年来,她亲见岭南新世界周边冒出一个个新组团,小区配套越来越完善,房屋价值水涨船高。到今年底,新建的云门Newpark正式开业,“感觉以...

  • 神归冰雪山水 起航墨香神韵 记著名画家王飞
    神归冰雪山水 起航墨香神韵 记著名画家王飞

    王飞,塞北凡人,画道行者,大飞哥,山西大同人,中国美院油画高研班毕业,中国冰雪艺术研究院赵春秋冰雪技法研修班毕业,北京石齐画院新中国画研修班毕业。中国山水画学会会员。中国职业画家理事。中国冰雪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山西分会会员北...

  • 雪游塔尔寺:感受佛教圣地别样的魅力
    雪游塔尔寺:感受佛教圣地别样的魅力

    记者与白俄罗斯文化联盟中国首席代表刘瀚锴在塔尔寺人民资讯网讯:2018年11月3日上午十时许,记者与白俄罗斯文化联盟中国首席代表、虔诚的佛教信徒刘瀚锴到青海塔尔寺参禅礼佛。天空虽飘起毛毛雪片,但依然没能阻挡我们的脚步。塔尔寺大门塔尔寺八座佛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