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年后伞形信托的配资资金仍有望增加

2018-10-12 09:58:19

从3000多亿到突破万亿,A股融资规模的如此增长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截至12月26日,沪深两市的融资余额已达1.01万亿元,而融资融券交易占A股成交占比亦达19%。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如火如荼的融资交易背后,作为场外融资模式的伞形信托的变数也在同一时间发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华北、东北等地区,部分信托公司的伞形信托业务虽在正常开展,但业内对该项业务的监管预期已然抬高,而与此同时,由于年底资金较紧,部分银行出现了优先级资金额度紧张的状况。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年后各银行新增额度以及同业存款“豁免缴准”等政策预期的落地,年后的入市资金仍有望增加;但另一方面,随着业内对信贷资金入市的监管预期也在升温,这也将给A股的融资盘增加不确定性。

伞形信托模式或趋紧

攀上万亿高峰后,A股融资交易占比或正在经历“阶段性”见顶。

同花顺(300033)iFinD数据显示,12月25、26日两天内A股融资交易余额虽然再次突破1万亿。但12月23日-24日,两市融资余额环比下滑0.39%和0.41%,这也意味着,两市融资余额两个月来首次出现了负增长。

一边是券商融资业务规模达到阶段顶峰,而另一边则是游离于券商融资业务体系外的伞形信托业务或正遭到监管层和资金面的“双重收紧”。

所谓伞形信托,为一种包含多个子信托及账户的结构化证券投资类信托,由于银行理财可作为优先级资金参与,与传统券商融资相比,该模式的融资成本和杠杆比例相对较高,其杠杆最高时可达到5倍。

伴随该类业务的火热,证券投资类信托规模也在快速增长。截至12月29日,证券投资类信托发行规模已达624.99亿元,同比增长26.57%;该规模占年内信托发行总规模的10.7%,而在2013年,该占比仅为7.74%。

据报道,此前已有部分地区证监局口头叫停了新增伞形信托业务。但截至12月29日,华北、东北地区多家信托公司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其伞形信托配资业务尚未遭到窗口叫停,仍在“正常开展”。

“我们也只是听说有这个传闻,但是目前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还在正常开展。”华北一家信托公司信托经理坦言,“但证监部门如何来监管伞形信托还不清楚。”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该项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其风险的交叉性和隐蔽性有可能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

“这项业务带有影子银行的色彩,牵涉券商的渠道、银行的理财资金还有信托公司的系统监控等要素,跨越了两个监管部门,容易造成风险的交叉、不透明。”华西证券一位合规部人士分析称,“特别是银行理财资金的入市,这部分外部性比较大,容易被监管层盯上。”

不过亦有信托人士认为,该项业务由于系统设定了相应的警戒线与平仓线,其实际风险仍然较小。“这个业务通常有足额的保证金”吉林信托一位人士认为,“一般杠杆越高,平仓线和警戒线的比例也越高。”

此外,由于年关将近,部分银行对于该类业务配给的理财资金额度也处于用尽状态。“一些小银行对股票配资的初始额度比较少,不少银行可能已经用完了。”前述信托经理表示。

年后或迎增量资金

在业内人士看来,年后有关伞形信托的配资资金仍然有望增加。

“不少信托公司可能在等着银行年后给额度。”前述华北地区信托经理坦言,“第二年银行的额度走完流程,可能又会有新的杠杆资金入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亦有部分股份行针对资本市场专门开设相关业务条线,开展伞形信托、定增配资等业务。

北京一家上市股份行投行部人士就透露,“我们现在专注于伞形信托融资、定增配资这些和股市有关的业务”,“行里也是在针对资本市场做业务转型,因此也专门调整了部门的业务重心”。

另一方面,刚刚下发的387号文(《关于存款口径调整后存款准备金政策和利率管理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给银行间资金面带来的宽松预期,或亦将对2015年的银行资金入市带来支撑。

根据387号文规定,2015年起将对存款统计口径进行调整,将包括“存款类金融机构吸收的证券及交易结算类存放,银行业非存款类存放,SPV存放,其他金融机构存放以及境外机构存放”在内的同业存款核算为一般性存款。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将给资金面带来宽松。

“(387号文)相当于放松了银行的贷存比,松绑了银行的可贷资金;同业存款不用缴准,银行和信托等资管机构也可以通过监管套利使一般性存款‘豁免缴准’,”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认为,“这将会对之前的SOT业务(银证信)产生替代,进而腾出更多的理财资金入市。”

“市场对来年实体经济的下滑风险预期没有降低,相反对于A股走高的预期抬升了。”该分析师指出,“加上伞形(信托)配资风险有平仓线控制,风险偏低,银行理财参与配资的积极性可能还会提高。”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387号文放松了潜在贷存比管制,加之A股走高下积累的市场风险,未来监管层或将对信贷资金入市强化管控。

“目前银行理财入市的主要方式有两种,一是对接两融收益权,二是参与伞形结构化配资,”前述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认为,“一旦监管层有了宽松意图,也必将对银行资金入市进行配套管控,前者可能会演变为ABS(资产证券化),而对后者的管控将会更严格。”

测刀仪
汇泽国际城社区实景-郑州
宝鸡陕西苹果苗核桃苗
测向仪 外壳
汇泽国际城位置交通图-郑州
杨凌苹果苗梨树苗图片
测地尺
汇泽国际城效果图-郑州
3#煤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