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乜辛然77单位与无理数

2018-10-13 09:21:14

“五寸五呀!” 挚虞说,话语中带有轻蔑的口气。

乜辛然,“比五寸五大,比五寸六小呢?”

挚虞,“那不会永远这样吧,总有一天能够算到正合适的。”

乜辛然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每张纸上有无数个特别的点,它们的特别就在于无论你用什么方法、什么单位去计算你永远找不到它。”

拆迁补偿合同纠纷

“还有这种数?”

“当然有,其实我从前已经说过,现在不过是再重复一遍。比方说吧,一个正方形,它的边长是一,你给我说说,它的对角线是多长?”

挚虞说,“这还不容易,量一下不就成了?”

乜辛然说,“你给我量一量看。”乜辛然说的就是刚才讨论过的根号二的问题。不过,他知道,凭一次谈话,大家不会全懂,因此,在这里再说一遍。

离婚后债务如何分配"> 挚虞仔细量了一下说“1.41。”

乜辛然笑了,“哪有那么容易。告诉你吧,你要先懂得如何计算开方,才有资格讨论什么是根号二。”

“什么是开方?”

征地拆迁计划与措施al; text-indent: 2em;"> 乜辛然将开方的方法仔细说了一遍,然后说,“诸位如果愿意知道什么是我说的这种没有道理的数,那么就请今天晚上用开方来计算根号2到底等于几。经过计算后,就会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画得出来,可是用公认的单位却无法表示的数。现在市面上能够买到一本刘徽编著的《九章算术》其中就有一种计算圆周率的方法。这种方法他只算到圆周率在157/50左右就算不下去了。就算他算一辈子,他也没有办法用数字表示圆周除以直径到底是多少。因为,圆周率也是算不出来的数。虽然,刘徽还不知道什么是无理数。”

“乜道长,这能说明什么呢?”

这句话是乜辛然最不愿意听到的,因为这话实际上是用一种市侩心态对待严肃的科学。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答:

“这说明并不是每一个数字都对应一个基本单位线段的整数倍或者分数倍的线段。但是,对于数字的这种探讨会让我们知道很多我们从前无法知道的东西。而所谓的‘道法自然’是说不通的,因为,很多东西是自然中没有的,比如自然界绝对不会告诉你什么是无理数。只有人为地制定了度量标准后,经过计算,我们才知道无论你采用什么样的长度作为单位,总有一种数是永远算不出来、也就是永远度量不出来的。但这并不等于,我们无法理解它们。”

挚虞说,“那么,我们能不能用无理数作为单位来进行计算?你不是说,根号二可以画出来吗?”

这话让乜辛然吃了一惊。这个想法其实就是当年人们发明欧拉数e 的基本思路。如果挚虞也有欧洲人的数学环境和气氛,说不定e要被命名为挚虞数了。他说,“这可不太容易,如果以根号二所代表的正方形的对角线段为单位的话,那么正方形的边长就是无理数了。”

“所以应该是,“言不尽意”?”欧阳建迫不及待的发了言,他想先发制人以遮羞。

乜辛然说,“正相反,贫道坚决支持先生的《言尽意论》。而且要尽量努力地描绘那些看上去无法表达的意思,这样才能使人类的智慧不断发展。想要认清世界,就要死抠细节。绝对不能用玩世不恭的态度看问题。我们的祖先曾经发展了人类的智慧。我们不应该墨守成规,躺在祖先的智慧上吹牛。我们应该寻找新的表达方法,发展人类的智慧。如果谁相信了‘言不尽意’那才是变成傻瓜的必由之路。或者说,‘言不尽意’是懒人为自己不会钻研找借口。就比如说,如果你早早的承认了‘言不尽意’。那么你就不愿意去研究平面上各个点的细节,当然,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特别的数叫做无理数。贫道这里所说的,‘无法表达’只是说用有限的符号无法表达,如果使用的符号可以是无限的,那么,我们依然可以表达。比如,我们可以用3.1415926.....无限地写下去来表达圆周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