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清朝名门富察氏族谱即将在珲春展出延边新闻网报道

2018-09-15 01:58:38

珲春市档案局(馆)工作人员在研究《满洲沙济富察氏族谱》影印本 宋子琰/图

细雨绵绵的一天,位于珲春市杨泡满族乡境内的萨其古城遗址上,一位花甲之年的老人郑重地向着眼前的残垣断壁三拜九叩,告慰祖先。时隔400多年,这座满载历史的古城终于迎来了它曾经的主人——珲春的清代名门富察氏族人的后人。这位老人名叫富尔哈察·玄海,是珲春杨泡富察氏的第十八代传人。

近日,从珲春市档案局获悉,玄海老先生2008年在珲春祭祖时,赠予档案局的《满洲沙济富察氏族谱》影印本,即将在年底建成的新档案馆中展出。

千里迢迢萨其城寻根祭祖

富察氏的先祖因世居富尔河畔的沙济城,又称沙济富察氏、富尔哈察氏,满族八大姓之一,属镶黄旗。自其先祖旺吉努投奔清太祖努尔哈赤以来,历经天命、天聪、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各朝,为大清朝的创建和繁荣立下了不朽功勋。像乾隆的第一任皇后孝贤纯皇后,经略大学士傅恒、武英殿大学士福康安等许多名噪一时的人物均出自该家族。可以说,富察氏家族与清朝同起、同兴、同衰、同败,就像一面镜子,用一家之况浓缩了整个清王朝的发展史。

据珲春市档案局聘请的珲春市知名历史学者翟运昌介绍,萨其城位于珲春盆地东北部,西距珲春市杨泡乡杨木林子村1.5公里,因其形如满族传统服饰大褂(满语:沙济)而得名,又因该城建于山上,属伐山而建,所以又称“萨其”,“萨其”是“砍”或“砍平”的意思。古城修筑在1个周长约21公里、海拔493米的山峰南端,沙济城垣依起伏的山势而建,城的形状规则,墙内侧有宽约5米、深1米的壕沟。城周长约7000米。城的西南角和东端各有一个瞭望台,西南角瞭望台高约3米,登高而望,珲春盆地尽收眼底,实乃兵家必争之地。在该城南1公里有珲春河支流薄尔河自东向西流过,据考证此河就是当年供富察氏繁衍生息的富尔河。1987年,萨其城址被吉林省人民政府列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8年,经吉林省政协常委、原吉林市文物管理处处长尹郁山介绍,玄海老先生来到珲春寻根祭祖。

经过专家一系列的研究核实,并根据该家谱记载最终认定,富察氏祖先曾居住的沙济城正是位于现珲春市杨泡乡境内的萨其城遗址,随后玄海老先生将清朝道光七年续修家谱《满洲沙济富察氏族谱》影印本赠予了珲春市档案局,其本人亦被珲春市政府聘为顾问。在往后的几年中,玄海老先生时常奔走于北京和珲春之间,给珲春招商引资,为祖籍珲春的发展作出了一定贡献。

新馆落成珍贵档案将展出

富察氏的历史源远流长,明永乐初年,明廷册立建州卫,当时位于现珲春市杨泡满族乡境内的沙济城(即萨其城),便是当时建州女真所占有的重要据点之一。大约在明朝中期建州女真各部累遭朝鲜李朝的侵略,与临近部族又发生仇杀,生存受到威胁,于是当时原住于沙济城的富察氏家族南迁到今天辽宁省新宾县苏子河流域,并逐渐强盛起来。“搁在现在来讲,就是从珲春出来的一大家子发迹了。”翟运昌告诉。

据族谱上记载,有清以来富察氏家历代中共有四人入相、七人军机处行走、十四人封爵、二品以上文武官员一百余人。福康安便是其中的佼佼者,遍数大清朝近三百年的历史,只有他一个人以非皇族的身份被授予了皇族的爵位。福康安是经略大学士富察·傅恒的第三子,乾隆帝嫡后孝贤皇后的侄子,从小就被乾隆接入宫中亲自教养,待之如亲生儿子一般,成年之后,乾隆破格提拔他为一等侍卫,从此福康安的地位扶摇直上,历任云贵、陕甘、闽浙、两广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成为了乾隆朝最炙手可热的重臣,而他的爵位也由袭封的三等公到一等公,最后被破天荒的封为了贝子。

在清朝的封爵中,人臣的最高爵位是一等公,而皇族封爵中最尊贵的是亲王、郡王、贝勒和贝子,也就是说福康安不但以外姓人的身份被授予了皇族的爵位,而且是其中的上等爵。嘉庆元年福康安死于苗疆战场

清朝名门富察氏族谱即将在珲春展出延边新闻网报道

,对此乾隆“实深震悼”,披阅遗折亦“痛惜涕泗不能自己”,赠谥文襄,追赠嘉勇郡王,配享太庙,并且在嘉庆元年十一月,以86岁高龄冒着风雪为他祭酒。但是,随着乾隆的驾崩,富察氏失去了最大的依靠,结束了它近百年的兴盛之势,除了后来咸丰帝遗令顾命八大臣之一的景寿、淑慎皇贵妃与其父员外郎凤秀外再无显名。

2011年,经略大学士傅恒第九代传人、名将福康安第八代传人富尔哈察·玄海老先生病故于北京,享年64岁。老先生生前常年致力与散落于全国各地的富察氏分支联系,病榻上还牵念着此事,迫切地希望散落各地的族人和他联系,帮他们认祖归宗,可惜终究撒手人寰。

随着年底珲春市新档案馆即将落成,为了让珲春市民更直观地了解到珲春的历史遗留,也为了纪念玄海老先生与珲春的深厚友谊,现藏在档案局中的《满洲沙济富察氏族谱》影印本将要正式对外展出。


星光汇户型图
朗诗西海岸地址和交通
养森瘦瘦包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