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近岸油污怎是燃料油 乐亭水产协会无法认可

2018-09-15 04:17:17

2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下称“北海分局”)公布,唐山丰南近岸油污和乐亭老米沟河口东侧沙滩油颗粒样品的油指纹鉴定结果均为燃料油。对于这一结果,乐亭水产养殖户表示“无法认可”,并希望公布更为详细的检测结果。

北海分局称,他们接到的河北省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的报告显示,7月27日,唐山市海洋局在丰南近岸海域(距离陆地6海里的海面上)发现黑色油污块群漂浮带(约3500米长、30米宽)。中国海监丰南海监大队迅速按技术规程提取了3个油样送检。7月28日,在乐亭老米沟河口东侧沙滩,发现少量已经风干的直径约0.5厘米的油颗粒。经对这两处送检的油样进行油指纹鉴定分析,结果均为燃料油。

“对这个检测结果,我们不认可。”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4日接受经济导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已经听说了这个消息,感到很失望。“燃料油不可能形成颗粒。渔船就使用燃料油,所以我们对燃料油很了解。”

“况且,在油污最严重的时候,整个乐亭海滩都是油污,哪里有那么多燃料油泄漏?”杨基珍告诉导报记者,乐亭县老米沟海滩的南侧5海里,就是河北京唐港浅水湾浴场,乐亭县东北方向则是辽宁绥中东戴河浴场,而这两处浴场的油污均被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中心认定为蓬莱19-3油田的漏油。“相隔那么近,我们很难不受影响。”

对于未来将采取何种办法维权,杨基珍表现出了无奈:“法律途径我们不了解,现在只能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河北省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同时报告,7月28日在唐山乐亭老米沟渔码头附近浪窝口近岸养殖区附近海域布设4个监测站点,其中3个站点海水水质符合第二类海水水质标准,1个站点略超。

“如果水质良好,扇贝怎么可能大量死亡?”杨基珍说,“现在油污都扩散了,水质状况难以反映扇贝死亡时的状况。”

“我们希望相关部门提供详细的检验结果。鉴定是燃料油,那这些油是从哪来的,油量是多少?不管是蓬莱19-3油田漏油,还是燃料油污染,相关责任方都得补偿我们的损失。”杨基珍说。

值得关注的是,不仅乐亭县的受灾养殖户在采取措施,一些环保组织也在为渤海生态环境奔走。7月4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以及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等11家环保类NGO发表公开信,要求中海油、康菲公司公开相关信息并道歉。

“现在还没有进入诉讼程序,我们正在与国家海洋局协商,希望得到官方的明确表态。”11家环保组织拟提起的公益诉讼的代理律师事务所———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的王海军律师,4日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导报记者了解到,蓬莱19-3油田的漏油量很可能超出预期。康菲公司3日透露,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海底清理工作过程中,康菲公司在C平台附近海底发现还有剩余的来自6月17日井涌事故所溢出的油基泥浆,目前尚无法估计海底剩余油基泥浆总量,但估计这会导致原油及油基泥浆总溢出量超出早先预计的1500桶。  经济导报记者 邵好

铝氧化着色图片

挖机液压油缸

84-8485 Mechanical Machinery-Computers图片
双子雅苑90-120㎡户型图-沈阳
倒车镜调节电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