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韩信传奇故事

2018-09-15 22:14:41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之后,深知汉王刘邦畏惧他的才能,从此常常装病不参加朝见或跟随出行,在家中闷闷不乐,时常怨天尤人。他感到自己南征北战,横扫天下强敌,屡战屡胜,为江山一统,功劳比汉王也不在下,到头来却和绛侯周勃、颍阳侯灌婴等处在同等地位感到羞耻。一次韩信去拜访樊哙,樊哙行跪拜礼恭迎恭送,并说:“大王竟肯光临臣下家门,真是臣下的光耀。”韩信出门后,笑道:“我这辈子居然同樊哙等同列!”

汉七年,刘邦任命陈豨为钜鹿郡守,陈豨就去向淮阴侯辞行。韩信见了陈豨甚是高兴,一阵寒暄之后,韩信便设宴宽待,宴罢,二人便又亲亲热热的到院中散步,韩信突然想起有要事说给陈豨,便拉着陈豨的手有意避开左右侍从,然后,仰望苍天叹道:“哎!世事如此不如人愿啊!您可以听听我的知心话吗?有些心里话想跟您谈谈。”

陈豨道:“一切听任将军吩咐!”

韩信道:“您管辖的地区,是天下精兵聚集的地方;而您,是陛下信任宠幸的臣子。如果有人告发说您反叛,陛下一定不会相信;再次告发,陛下就怀疑了;三次告发,陛下必然大怒而亲自率兵前来围剿。我为您在京城做内应,天下就可以取得了。”陈豨一向知道韩信的雄才大略。深信不疑,说:“我一定听从您的指教!”

陈豨上任后,有一次,陈豨请假回家,途径赵国时,赵国的国相周昌发现,陈豨的陪同人员特别多,仅车子就有一千多辆,当时就把邯郸城的大小宾馆都给住满了;而且周昌还注意到,陈豨这个人待人宽厚,平易近人,和随从们相处,他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怠慢他人,因此深得人心。周昌心想,陈豨哪来的这么大资金,养着这么多人、车?他的经济来源肯定有问题。再说了,无论从哪方面来讲,是势力还是为人,陈豨都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样下去可不得了。待陈豨走了之后,周昌就向刘邦禀报了此事。

周昌说:“陈豨回家搞得那么隆重,陪同人员、及车辆众多。我看他独揽军事大权,长期驻守边防,已经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势力,恐怕他会有谋反的计划呀!”汉王刘邦听了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便火速派人前往详查。结果,还真有不少问题,而且大多事儿还牵连到了陈豨。

陈豨很快得到消息,感觉此事不妙,十分恐惧,认为自己的事儿难逃此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了。于是就暗地里派得力的助理去联系王黄和曼丘臣,与他们商议谋反的事宜。汉十年七月,刘邦父亲去世,刘邦就暗地里盘算:借此召见陈豨,给他来个束手就擒。不料,陈豨借病不到。九月陈豨果然反叛,并自立代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赵、代两地。

陈豨反叛,韩信急忙向汉王请病假,说自己胸闷,头胀,多日不思食欲。汉王刘邦只得亲自率领兵马前往征讨。

刘邦出征后,韩信日也不安,回忆起当年曾向陈豨许过愿,于是,就暗中派人到陈豨处说:“只管起兵,我在这里助您。”于是就和家臣商量,夜里假传诏书赦免各官府服役的罪犯和奴隶,打算发动他们去袭击吕后和太子,一切部署完毕,只等陈豨的消息。

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韩信这一切的密谋和行动被他关押即将斩首的一位门生得知,那门生急忙将消息传给弟弟栾说。栾说火速将韩信准备反叛的情况上书吕后。

吕雉皇后一听,大吃一惊,暗道:这可如何是好?如此猛虎,何以擒得?

吕雉思索片刻,忽然,想起韩信是萧何推举之人,解铃还要系铃人!对就这般注意,我看萧何他如何处置?于是,急忙将萧何招进长乐宫。

萧何很快来到长乐宫,吕雉道:萧何丞相!你推举的功臣韩信,有人告他正准备反叛,萧何一听,顿时毛骨悚然,他深深感觉到吕雉皇后的话中有话,似乎在旁及自己,他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假如韩信真的反了,后果不堪设想,汉王正在前方平叛,后院突然失火,那战争烽火恐怕又要燃起,生灵涂炭何时休啊!韩信,好兄弟啊!你反不反我可顾不了那么多了,怪只怪你存心不良!于是,向吕雉献了一计,便匆匆赶往韩信府邸。

萧何来到韩信府邸,观其戒备迹象,犹如平常,于是,放了胆子直奔韩信正堂,恰巧韩信在客厅正忙,见萧何前来,急忙起身相迎,一阵客套之后,萧何道:“汉王刘邦平叛归来,听说陈豨已被俘获处死,列侯群臣都纷纷前去祝贺。你身体不好,一直不临朝政,这么大的事你怎能不理会,你要再不去,汉王一定起疑心,也不免引起更多大臣的猜疑,走走还是去的好!”萧何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拉了韩信便走,萧何的盘缠,韩信不好在推脱,也就起身和萧何一同出了府邸。二人一边走一边聊,不觉便来到了长乐宫,韩信忽然如梦初醒,问萧何道:我们不是来见汉王吗?这是?萧何道:“汉王不在,吕后要召见你”话应刚落,萧何匆匆离去。韩信顿感不妙,想转身退回,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吕雉叫道:“中武士,给我捆了!”刹那间,十多个勇士一拥而上。韩信没有退缩,也没有反抗,只是昂头大笑道:“我犯何罪!?”依然呈现一副英雄样子。

吕雉道:“你犯下了谋反罪,君王叫我杀你!”

韩信道:“那不行,君王封我三不死!这事我要得当面和君王说说。”

吕雉道:“你见不着君王了,你看看你来在了什么地方?”

韩信环顾四周,往上看顶棚遮得严严的看不见一丝天,往下看地上铺着毯子,看不见一点点天地,又见不了君王,心里不由凉了大半截。没等韩信分辨,吕雉又说:“君王封你“三不死,我们都按君王的意思办了。你该没话可说了吧?”说完,一挥手,两旁几十名宫女个个手拿棒锤,一拥而上,团团围住,一阵乱打。

韩信没有力量反抗,一肚子心酸,一肚子悔恨,一肚子泪水化作成了一肚子血水,他哀叹了一声:呻吟道:“早知如此,何不听荆彻之言!真乃命该如此!呜呼!”然后,命丧长乐宫。

专用汽车
山东手工儿童棉衣
世茂首府样板间-无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