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关键是自身发展起来

2018-11-07 06:28:01
关键是自身发展起来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记述公元前5世纪产生在西方文明核心地带希腊世界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时,将战争不可避免的原因总结为“雅典实力的增长以及由此引起的斯巴达不可避免的恐慌”。

修昔底德描绘的正是当时发生在希腊世界的权势转移进程导致的悲剧性战争结果。

因此,当人们谈论“修昔底德陷阱”时,实际上是在强调国际关系中权势转移的巨大风险及其难以逃脱的暴力与冲突的宿命。

对于中国来说,如何超出传统权势转移理论,以构建新型大国关系逾越“修昔底德圈套”,既是对外战略的现实需要,也是发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亟须回答的理论命题。

中国的和平发展是当代国际关系中最大的现实。

把“修昔底德陷阱”和中国和平发展联系起来,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形容中国和平发展对美国及其主导的当代国际体系的挑战,源自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

随着布热津斯基等有着重要影响的政论家的先后跟进,国际上有关中美关系的讨论越来越难以绕开“修昔底德陷阱”,其实质就是用传统权势转移理论来看待当今中美关系。

传统权势转移理论认为,国际关系中权势转移的结果往往是新的单极霸权取代旧的单极霸权。

然而,即便从权利结构来看,单极向两极或多极的转移都可能是权势转移的选项。

权势转移和大国关系的调整并不必然是一个大国取代另一个大国,也有可能出现一种新的两极并存或多极共存的权利结构。

从历史上看,权势转移可分为全球性权势转移与地区性权势转移。

不可否认,历史上的地区性权势转移大多伴随着战争,但全球性权势转移则并非如此。

在现代民族国家体系出现之后,真正能称得上全球性权势转移的只有19世纪末开始的英国向美国的权势转移,而这可以说是权势和平转移的案例。

因此,简单用传统权势转移理论判断中美必然要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其实不恰当。

而且我们还要认识到,当今的时期条件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

二战以后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后,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使人类社会相互依存的程度不断加深;核武器的出现和大国间的核均衡在消极意义上防止了大国间战争的发生;大量全球性问题的凸显使国家间共同利益大量出现。

所有这些无不预示着时期变了,合作共赢成为时代潮流。

如果真会出现权势转移,更有可能实现和平转移,这也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为了跨越“修昔底德陷阱”,中国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2013年6月,中美两国元首确立了共建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内涵的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方向。

2014年11月习近平主席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